槿免(张新杰的小兔子)

〖理想恋爱〗属于你和张新杰(二)高中

☆ooc预警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你和张新杰的故事,是从高中开始的。

十八岁成人礼上,老师让你们每个人写下自己对未来的期盼或愿望。你咬着笔头晃着腿,在脑中冒出的无数个愿望中悉心挑选。

那时候,张新杰就坐在努旁边。他几乎只思考了几秒钟就在笔上落了笔,写完后时不时侧过头看看你。

你当然不知道他一直在观察你。彼时傻愣愣的你只顾着做选择题了。

而当你终于落笔时,他几乎又是立刻把头转向你,而且再没转回去。

当然的,你沉浸在做完选择题的喜悦中,仍然没有察觉。笔尖在纸上飞快划动,落下潦草飘逸的一行字:我想做一辈子的小孩子。

你停笔的瞬间,张新杰把头转回去了,并且再也没有向你转来。

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的眼神有些深邃。

这是你写完之后,偷看他发现的。咳……说来惭愧,彼时你是暗恋他的,却因为怕他拒绝迟迟未表白。

毕竟他给你的印象是:严谨、认真、努力、沉迷学习、非常理性的三好学生。

然后你就和你的暗恋对象非常默契地做了同一件事:偷看愿望。

他的字很端正清隽,非常好辨认。只不过他将纸条压在手下,你“不动声色”地偷瞄了半天也只看到了两个字:

我爱。

他爱什么?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?会不会是别人……

你垂下眼眸掩盖失落,却没有注意到他微微上扬的唇畔。






这天放学,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你的桌上敲了敲。

你抬眸。

“跟我出来一下。”张新杰看着你,平静的眼眸中似乎闪过了一丝紧张。

嗯,一定是你眼花了。

毕竟张新杰是一个突击测验前还能淡定翻书复习的男人。

于是抱着一探天下奇闻的心情,你跟着张新杰走了出去。

张新杰走到窗边;“就在这里吧。”

“嗯,什么事?”

只见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,轻咳一声双手背到身后,郑重其事道:“理论上,一个人是不能一辈子做一个小孩子的。”

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?

等等……

“你偷看我的愿望!”太卑鄙了!

“你也看了我的。”

额……好吧,你也太卑鄙了。

张新杰似乎不想在这个毫无价值的问题上纠缠:“我可以继续说下去吗?”

你被他有些严肃的态度吓到,抿着嘴唇点了头,心脏砰砰直跳。

难道十八岁生日愿望不切实际还要重新的吗?张新杰他一个数学课代表怎么管得那么多?

他难得地又清了清嗓子,认真道:“你的愿望理论上是无法实现的,但是我可以。”

理论不可以但是他可以?严谨如张新杰什么时候不相信科学了?

等一下等一下……

他这不会是在……

表白???

“你……你不要说那么含糊的话。我会误会的。”

他不满地蹙起了眉头:“误会什么?”

你无辜地眨巴眼睛。他这副态度,究竟是让你说误会他喜欢你,还是不喜欢你呢?

啊……算了,随便蒙一个吧。

“你是不是……喜欢我?”

他略略低了头,透亮的镜片泛起夕阳的柔光。

“是的。”干净的声线略略低沉,却不曾犹豫。

你惊讶地抬头看着他,看见他脸颊两侧泛着红,不知是不是火烧云的光。

“你呢?”他轻轻问着。

你却扑哧笑了出来,然后踮脚抱住他,在他耳边说:

“我喜欢你,很久很久了。”

“还有,等出了校门再亲亲,被教导主任看见就不好了……”


【小剧场】

你:新杰,你的愿望是什么?

张新杰:我爱的人可以实现她的所有愿望。

〖理想恋爱〗属于你和张新杰(一)回家

☆ooc预警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你们同居了,而且,快结婚了。

你下班得早。他要晚些,大约比你要晚一个小时到家。

一个小时,刚巧够你做一顿晚餐,还能空一些时间坐在沙发上等他。

这天,你做完几道家常的菜,将它们放在锅里保温,然后就在沙发上缩成一团,一边刷着今日新闻一边等着开门的声音。

墙上时钟的分针指向了六点二十分,你听见走廊里已经传来不所熟悉的脚步声。

沉稳坚定,一步步向你走来。你不禁想起他求婚那天,西装笔挺,一手背于身后,一手握着戒指盒置于腹前,在朋友们的注目和掌声中,坚定地朝你走来。

于是你就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:“我愿意。”

然后,戴上戒指,相拥,亲吻。

当初懵懂的小姑娘,现在要嫁人了。她嫁给了幸福,因为结婚后她还可以继续当小姑娘。

头顶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拂过。你茫然地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他那张白净的脸。

他还是弯腰的姿势,凑得挺近,眼镜后的那双干净的眼睛染上了浅浅的笑意。

“在想什么?”如同深潭水波一般的好声音,低低沉沉的,因此刻愉悦的心情而分外好听。

“唔……”你抬手摸了摸红得发烫的脸颊,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不住上扬的嘴角。

“咳……我刚刚想起来你跟我求婚那天的事了。”你伸手环住他的腰,将头轻轻靠在他腹部,“然后我就……特别开心。包括现在。”

当然了,以后也是,特别开心。

“嗯。”他一只手搭在你腰上,另一只手轻轻揉了揉你的头。从不说一句谎话的嘴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“你笑了。”你就好像小孩子看见了糖果一般,一边欣喜着一边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。

手猝不及防地被捉住了:“去洗手,吃饭吧。”

你站起来,在他握住你的大手上落下一吻:“解锁吧,听你的。”

他松开你的手,推了推眼镜,看着你确实乖乖地走进了浴室,才转身脱了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,然后走进厨房,洗了手把你放在锅里的菜端到桌上。

见你洗完手回来也想端菜,他拉住你:“去准备碗筷。”说完就走进厨房把最后一碗汤端了出来。

他总是这样,不声不响,就设计好了所有细节,用手抹平你周围随时有可能磕碰到的棱角。

他从来没有表现得小心翼翼,却一直都是从容的、淡定的,仿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

包括此刻,他将一碗盛了米饭的白瓷碗轻轻放在了你面前。

“辛苦了,夫人。”他举起手边的杯子,向你递来。

玻璃彼此轻叩的声音,就像一见钟情的两颗心碰在了一起。

欢快、喜悦。

然后这两个人就在爱河中漂流着,漂向白头。




“嫁给我。我会尽全力给你最好的,你可以在我身边实现你的所有愿望——包括做一辈子小孩。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十成的把握。张新杰,下半辈子给你了。

〖理想恋爱〗属于你和张新杰(楔子)

☆这大概是个超短篇的系列吧……

☆张夫人表示先写张新杰的部分

☆也许后续会写属于其他人的部分,如果有特别想看的可以在评论里提啊

☆然后《理想恋爱》这个系列是全甜文【划重点】

☆不甜不要钱那种!!!

☆ooc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理想恋爱就是——

我爱他,他爱我,但我们不必多说。

每个清晨,第一缕阳光总会铺洒在我们相拥着彼此的身上。

每个日暮,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西装款款俯身吻我。

然后我们就互相依偎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他看着书,我饮着茶。


理想恋爱就是——

我们会为了彼此互相改变。

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她会挽着我的手,骄傲又害羞地告诉她身边的每个人:我是她的男朋友。

我会搂住她的肩,尽全力让她远离伤害。并如她所愿,让她当一辈子的小孩。

这样,我们的生活虽然平淡,但是很幸福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